Sitemap: http://www.jd8181.com/sitemap.xml
人民網(wǎng)首頁(yè)

我國自動(dòng)化科學(xué)技術(shù)開(kāi)拓者之一陸元九——

心系祖國 科技報國(奮斗百年路 啟航新征程·“七一勛章”獲得者)

本報記者  谷業(yè)凱  蔣建科
2021年07月18日08:27 | 來(lái)源:人民網(wǎng)-人民日報
小字號

陸元九在指導科研人員。
  資料圖片

“回家了,終于回家了!”1956年6月,當陸元九帶著(zhù)妻兒終于站在闊別多年的祖國大地上時(shí),他的心中無(wú)比暢快。

上世紀40年代,陸元九遠赴美國麻省理工學(xué)院學(xué)習。1949年,他成功獲得博士學(xué)位,但他始終沒(méi)有忘記的是,“自己是中國人,回去給中國人做點(diǎn)事情”。

幾十年來(lái),陸元九對黨忠誠、奮發(fā)圖強,潛心研究、矢志奉獻。他參與籌建中科院自動(dòng)化研究所,首次提出“回收衛星”概念,創(chuàng )造性運用自動(dòng)控制觀(guān)點(diǎn)和方法對陀螺及慣性導航原理進(jìn)行論述,為“兩彈一星”工程及航天重大工程建設作出卓越貢獻。

這位101歲的“七一勛章”獲得者、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科技委顧問(wèn)曾經(jīng)說(shuō)過(guò):“祖國永遠是我的摯愛(ài)。在自己的祖國工作,再苦再累都是快樂(lè )的!

毅然選擇回國效力

陸元九1920年1月出生在安徽省來(lái)安縣。他在戰亂中輾轉求學(xué),目睹了日寇的野蠻侵略,也切身感受到國力羸弱、民不聊生,愛(ài)國的種子在他心里萌芽。

1937年,已從南京遷往重慶的中央大學(xué)向陸元九發(fā)來(lái)了開(kāi)學(xué)通知書(shū)。炮火中,他和同學(xué)們只能在山頂上搭建的簡(jiǎn)陋平房里上課,有時(shí)為了躲避轟炸,不得不跑到防空洞中學(xué)習。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,作為中國本土第一批航空技術(shù)大學(xué)生,陸元九不僅系統學(xué)習了航空工程系的必修課,還自學(xué)了空氣動(dòng)力學(xué)、飛機結構設計等課程,為日后深造打下了堅實(shí)的基礎。

畢業(yè)后,陸元九留校任助教。上世紀40年代中期,他又考取公費留學(xué)生,進(jìn)入美國麻省理工學(xué)院航空工程系。

抱著(zhù)“既然來(lái)留學(xué),一定要學(xué)新東西”的態(tài)度,他毅然選擇了儀器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,師從有著(zhù)“世界慣性導航技術(shù)之父”之稱(chēng)的德雷珀教授,研究當時(shí)很少有人聽(tīng)過(guò)的“慣性導航”。讀這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,不僅要學(xué)習大量新課程,論文完成前還需考試,不少外國學(xué)生望而卻步。但是這難不倒踏實(shí)勤奮的陸元九,相當長(cháng)的一段時(shí)間里,他都是這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第一個(gè),也是唯一的博士生。

1949年,他博士畢業(yè),即被麻省理工學(xué)院聘為副研究員、研究工程師。但對陸元九來(lái)說(shuō),還有一件更讓他激動(dòng)的大事:新中國在這一年誕生了!到了為祖國貢獻本領(lǐng)的時(shí)候了!

1955年,陸元九懷揣著(zhù)拳拳報國赤子心,辦好了回國手續,于1956年回到祖國!拔覀冞@一代人就是要把畢生最寶貴的年華奉獻給國家和民族!标懺艌远ǖ卣f(shuō)。

為“兩彈一星”工程及航天重大工程建設作出卓越貢獻

回國之初,時(shí)值中科院籌建自動(dòng)化研究所,陸元九由于研究專(zhuān)長(cháng)被分配到該所,先后擔任研究員、研究室主任和副所長(cháng),參加研究所籌建和慣性導航技術(shù)的研究開(kāi)發(fā)。

1958年,陸元九積極響應“我們也要搞人造衛星”的號召,并提出:要進(jìn)行人造衛星自動(dòng)控制的研究,而且要用控制手段回收它。這是世界上第一次提出“回收衛星”的概念。與此同時(shí),我國第一個(gè)探空火箭儀器艙模型也在陸元九和同事們的手中組裝出來(lái)了。

1964年,陸元九的著(zhù)作《陀螺及慣性導航原理(上冊)》出版。這本書(shū)是我國慣性技術(shù)方面最早的專(zhuān)著(zhù)之一。1965年,他領(lǐng)導組建中科院液浮慣性技術(shù)研究室并兼任研究室主任,主持開(kāi)展了單自由度液浮陀螺、液浮擺式加速度表和液浮陀螺穩定平臺的研制。在此之后,我國第一臺大型精密離心機也在他的主持下誕生。

熟悉陸元九的人都知道,他“個(gè)性倔,本質(zhì)特征就是要求嚴”。工作中,他反復叮囑大家:“如果不把技術(shù)問(wèn)題吃透,是要吃虧的。如果技術(shù)問(wèn)題搞不清楚,腰桿子就不硬!薄吧咸飚a(chǎn)品,99分不及格,相當于零分。100分才及格,及格了還要評好壞!

把學(xué)習作為一輩子的事情

1978年,隨著(zhù)“科學(xué)的春天”到來(lái),陸元九重回科研一線(xiàn)。在擔任北京控制器件研究所所長(cháng)期間,他積極參加航天型號方案的論證工作。他根據國外慣性技術(shù)的發(fā)展趨勢和國內的技術(shù)基礎,對新一代運載火箭慣性制導方案的論證進(jìn)行了指導,確定采用以新型支承技術(shù)為基礎的單自由度陀螺構成平臺—計算機方案。陸元九還一直堅持貫徹“完善一代、研制一代、探索一代”的精神。在他的領(lǐng)導下,中國航天先后開(kāi)展了靜壓液浮支承技術(shù)等預先研究課題以及各種測試設備的研制工作。1982年12月,陸元九光榮加入了中國共產(chǎn)黨。

“把創(chuàng )新當作一場(chǎng)沒(méi)有終點(diǎn)的長(cháng)跑”,是陸元九科研生涯的真實(shí)寫(xiě)照。即使離開(kāi)科研一線(xiàn),只要基層研究人員抱著(zhù)材料敲開(kāi)他家門(mén),陸元九依然熱心幫助解決技術(shù)問(wèn)題,還到實(shí)驗室做研究工作。他認為,在航天這樣一個(gè)尖端科技領(lǐng)域,“學(xué)習是一輩子的事情,進(jìn)行研發(fā)工作,需要不斷深入,所以科技人員要不斷前進(jìn)、不斷學(xué)習、不斷創(chuàng )新!

讓年輕人“進(jìn)步快一點(diǎn)”,更是陸元九的夙愿。身邊的人常說(shuō):“他注重培養人才,在航天專(zhuān)家里出了名!标懺疟救艘渤Uf(shuō):“人才的科學(xué)作風(fēng)是我們中國航天面臨的較為重要的問(wèn)題,是航天事業(yè)可持續發(fā)展的動(dòng)力和源泉,也是邁向國際一流宇航公司的基石,我們必須解決好這個(gè)問(wèn)題!痹谒呐ο,航天系統自培高學(xué)歷人才成為風(fēng)尚。

今年“七一”前夕,陸元九以101歲的高齡,成為黨內最高榮譽(yù)“七一勛章”最年長(cháng)獲得者。這是對他一生心系祖國、科技報國崇高精神的最大肯定。而那顆穿越百年的赤子之心,從未改變。

《 人民日報 》( 2021年07月18日 04 版)

(責編:閆妍、薄晨棣)

分享讓更多人看到
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