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jd8181.com/sitemap.xml
人民網(wǎng)首頁(yè)

云南省麗江華坪女子高級中學(xué)黨支部書(shū)記、校長(cháng)張桂梅——

照亮大山女孩的夢(mèng)想(奮斗百年路 啟航新征程·“七一勛章”獲得者)

本報記者  徐元鋒
2021年07月17日08:50 | 來(lái)源:人民網(wǎng)-人民日報
小字號

張桂梅(右二)在家訪(fǎng)時(shí)與學(xué)生家長(cháng)交談。
  王秀麗攝(新華社發(fā))

今年高考期間,云南省麗江市華坪女子高中校長(cháng)張桂梅又登上了微博熱搜,視頻畫(huà)面讓人動(dòng)容:她拖著(zhù)病軀、忍著(zhù)疼痛站在風(fēng)雨里,為學(xué)生壯行加油;她躲進(jìn)辦公室、隔著(zhù)窗戶(hù),目送學(xué)生高考結束離校,“年齡大了,還真受不了和學(xué)生面對面告別!”

扎根貧困地區40余年,張桂梅默默耕耘、無(wú)私奉獻,創(chuàng )辦全國第一所全免費女子高中,幫助1800多名貧困山區女孩圓夢(mèng)大學(xué),用教育阻斷貧困代際傳遞,用愛(ài)心和智慧點(diǎn)亮萬(wàn)千鄉村女孩的人生夢(mèng)想。

忠誠——

“我是個(gè)黨員”

在華坪縣檔案館五樓,工作人員打開(kāi)了編號從231到238的檔案柜,里面擺滿(mǎn)了張桂梅的各種榮譽(yù)等,共有200多件。

張桂梅1957年6月生,從小就接受革命傳統教育,上學(xué)了是班上的文藝骨干,初中時(shí)在學(xué)校主演過(guò)歌劇《江姐》。革命先輩的精神深深影響了她。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,張桂梅隨口便能唱出一段:“看長(cháng)江戰歌掀起千層浪,望山城紅燈閃閃霧茫!

18歲時(shí),張桂梅來(lái)到云南支援邊疆。開(kāi)始在林業(yè)企業(yè)做行政,后因林業(yè)子弟學(xué)校缺老師,她轉崗從事教學(xué),還帶出了不錯的畢業(yè)班。再后來(lái),張桂梅考取師范學(xué)校,畢業(yè)后和丈夫到大理教書(shū)。丈夫不幸因病去世后,1996年張桂梅離開(kāi)大理喜洲,調到條件相對較差的麗江華坪中心中學(xué)教書(shū),后又調到剛組建的民族中學(xué)任教。

1997年,張桂梅查出患有重病,校園里幾百米的路得一步步挪,時(shí)常疼得汗如雨下。同事們半夜送她去醫院,熬好中藥送到她宿舍;縣婦代會(huì )上,代表們現場(chǎng)給她捐款;縣長(cháng)說(shuō),“我們再窮也要治好你的病”。談及這么多年的堅持,張桂梅說(shuō):“我的初心就是報恩,要回報這片熱土!

在教學(xué)中,張桂梅發(fā)現很多貧困家庭的女孩早早輟學(xué),這讓她產(chǎn)生了創(chuàng )辦免費女子高中、“改變山里三代人”的想法,并為之奔走。在麗江市和華坪縣支持下,2008年8月,華坪女子高級中學(xué)建成。

辦校10多年來(lái),張桂梅拖著(zhù)病體忘我工作,家訪(fǎng)超過(guò)1600戶(hù),行程11萬(wàn)多公里,走到了許多大山里“汽車(chē)輪子到不了的地方”。她無(wú)數次掏出自己的工資扶危濟困,甚至協(xié)調給鄉親們引水修路。張桂梅曾說(shuō):“如果說(shuō)我有追求,那就是教育事業(yè);如果說(shuō)我有動(dòng)力,那就是黨和人民!我是個(gè)黨員,黨員為群眾辦事,沒(méi)什么該不該管的!”

初到華坪,張桂梅遭遇人生最低谷;創(chuàng )辦女子高中,她歷盡萬(wàn)難,也曾一度想放棄。同記者聊開(kāi)了,張桂梅說(shuō):“自己能挺過(guò)來(lái),一是最困難的時(shí)候拿自己和革命先輩比比,覺(jué)得也沒(méi)那么難;二是做事不能心里老有個(gè)我,你忘了自己忘了病痛,事情更容易辦成;三是咬牙堅持,熬過(guò)今天,或許明天就有希望了!

忘我——

“她是把自個(gè)兒都舍出去了”

“她身上那么多病,學(xué)生上課時(shí),躺著(zhù)多休息休息不好嗎?”說(shuō)起張桂梅,相識多年的王秀麗既心疼又欽佩。

“那怎么可能!”對于“多休息”這個(gè)提議,張桂梅不僅表示“萬(wàn)萬(wàn)不能”,還反問(wèn):“你休息了,沒(méi)人拿喇叭喊了,校長(cháng)不陪她們讀書(shū)了,女高還是女高嗎?”

王平是張桂梅在華坪民族中學(xué)時(shí)的學(xué)生,如今在四川攀枝花市紀委工作。利用休假,他專(zhuān)程來(lái)看望張老師。追憶過(guò)往,王平說(shuō):“張老師平日住在學(xué)校,對學(xué)生像媽媽一樣關(guān)心!睆埞鹈凡粌H節衣縮食幫助困難學(xué)生,還把丈夫留下的唯一一件毛背心也給了學(xué)生……

華坪縣教育黨工委辦公室主任毛慶法,曾和張桂梅共事6年多。毛慶法說(shuō),張老師對學(xué)生的深?lèi)?ài)是一以貫之的,有些孩子不守紀律翻墻出校去打游戲,張老師就搬到學(xué)生宿舍住下看著(zhù)。如今,張桂梅仍舊睡在女高學(xué)生宿舍門(mén)口第一張床。

2001年,華坪縣兒童福利院(華坪兒童之家)開(kāi)辦,捐助方希望張桂梅來(lái)兼任院長(cháng)。無(wú)兒無(wú)女的張桂梅,成了54名孩子的媽媽。那一年,趙建英來(lái)福利院工作,如今已滿(mǎn)20年,她見(jiàn)證了院里經(jīng)費最緊張時(shí)張老師帶著(zhù)孩子們到街上賣(mài)玩具貼補經(jīng)費,也見(jiàn)證了一撥撥孩子長(cháng)大成人。20年間,福利院先后收養了172名孩子。趙建英感慨:“張老師對孩子們,真好!2008年記者到此采訪(fǎng)曾巧遇張桂梅的姐姐,說(shuō)到干起工作來(lái)不管不顧的妹妹,姐姐說(shuō):“她是把自個(gè)兒都舍出去了!

傳承——

讓學(xué)生“腳下有路、眼前有光”

早晨,華坪女子高中的學(xué)生5點(diǎn)半起床,5分鐘洗漱完畢,跑步上下樓梯;課間出操,她們一分鐘就站好隊;下課鈴聲響起,跑到食堂排隊、打飯并把飯吃完,她們要在10分鐘內完成……也許有人會(huì )問(wèn),管理是否嚴格了些?王秀麗從2008年起,就跟張桂梅到女高學(xué)生家中家訪(fǎng),她說(shuō):“當你看到一個(gè)家徒四壁的母親,把女兒的獎狀一張張鋪在地上,那種自豪可以點(diǎn)亮整個(gè)昏暗的房間,你就能理解張老師!

十幾年來(lái),華坪女高探索形成了“黨建統領(lǐng)教學(xué)、革命傳統立校、紅色文化育人”特色教學(xué)模式,用紅色基因樹(shù)人鑄魂。張桂梅相信:只要有黨組織和黨員在,就沒(méi)有克服不了的困難。對紅色教育,張桂梅想得很深:高中階段,學(xué)生思想敏銳、可塑性強,正是信仰確立的關(guān)鍵時(shí)期;紅色基因的傳承,并不只是知識講授,涉及學(xué)生的心靈塑造,能讓學(xué)生們遠方有燈、腳下有路、眼前有光……

多年來(lái),一批又一批學(xué)生走出華坪女子高中!八齻兿穹N子一樣散落在滇西北的大山,改變正在一點(diǎn)一滴發(fā)生,當年撒下的種子已開(kāi)始開(kāi)花結果了!泵珣c法說(shuō)。

“七一勛章”“全國脫貧攻堅楷!薄叭珖鴥(yōu)秀共產(chǎn)黨員”“全國先進(jìn)工作者”“時(shí)代楷!薄瓕τ跇s譽(yù),張桂梅很淡然,她說(shuō):“我就是個(gè)山村女教師,還是個(gè)老黨員,事情不是我一個(gè)人做的!

這名老黨員身上的光和熱,就像“峽谷里的燈盞”。她把自己活成了一盞明燈,照亮大山女孩的夢(mèng)想,影響著(zhù)越來(lái)越多的人。

《 人民日報 》( 2021年07月17日 04 版)

(責編:任一林、李依環(huán))

分享讓更多人看到
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