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jd8181.com/sitemap.xml
人民網(wǎng)首頁(yè)

高原醫學(xué)事業(yè)的開(kāi)拓者吳天一——

攀登科學(xué)山峰的步伐不停歇(奮斗百年路 啟航新征程·“七一勛章”獲得者)

本報記者  姜  峰
2021年07月15日08:14 | 來(lái)源:人民網(wǎng)-人民日報
小字號

 

高原午后的暖陽(yáng),照著(zhù)靜謐的房間。這里是青海省高原醫學(xué)科學(xué)研究院中心實(shí)驗室。

約定的時(shí)間里,過(guò)道上慢慢走來(lái)一位老人,頭頂藏式氈帽,身披白大褂,左胸上別著(zhù)工作證,還有一枚黨員徽章;內穿一件酒紅色毛衣,熟悉吳天一(見(jiàn)圖,新華社記者張宏祥攝)的人都知道,那是女兒給他織的,已經(jīng)穿了20多年。

聽(tīng)說(shuō)吳老的耳朵鼓膜曾在他做實(shí)驗時(shí)多次被擊穿,我特地搬了把椅子湊到他身邊。面前這位86歲的老人,暢聊人生,談吐如流,動(dòng)情處慷慨激昂,歡笑時(shí)前仰后合。在他的感染下,訪(fǎng)談時(shí)間竟不覺(jué)延長(cháng)了一倍。

這位中國工程院院士、高原醫學(xué)事業(yè)的開(kāi)拓者,前年寫(xiě)下一句案頭語(yǔ)以自勉:“沒(méi)有人能重復一生,有的是今天”。臨別,他還在感慨:“我這一輩子,最缺時(shí)間!

耄耋之年,仍覺(jué)時(shí)不我待——在吳天一心目中,攀登科學(xué)山峰的步伐不能停歇。

一腔深情

2014年,西藏自治區墨脫公路通車(chē)的次年,當地群眾聽(tīng)聞縣上請來(lái)一位醫術(shù)高超的“門(mén)巴族老大夫”,十里八鄉的人們慕名求診,甚至有騎馬騎驢趕來(lái)的。

這位“門(mén)巴族老大夫”就是吳天一。墨脫通車(chē)后,他赴實(shí)地開(kāi)展高原病調查,還很快學(xué)會(huì )用門(mén)巴語(yǔ)交流,以至被群眾誤以為是門(mén)巴族的大夫。

了解吳天一的人,都驚嘆于他的語(yǔ)言才華:出生在塔吉克族家庭,讀書(shū)時(shí)說(shuō)得一口字正腔圓的普通話(huà),大學(xué)修過(guò)俄語(yǔ),到青海工作后自學(xué)成為“藏語(yǔ)通”,如今英語(yǔ)也不在話(huà)下。

上世紀80年代,吳天一曾主持一場(chǎng)大型田野調查,歷時(shí)數年,到過(guò)青海、西藏、四川、甘肅等地的大部分高海拔鄉鎮牧村,收集到大量的臨床資料,最終提出藏族已獲得“最佳高原適應性”的論點(diǎn),對發(fā)生在青藏高原的各型急、慢性高原病作出了科學(xué)系統研究,影響深遠。

田野調查時(shí),與跋山涉水、風(fēng)餐露宿的艱辛相比,吳天一更關(guān)注工作怎樣得到藏族群眾的認可和支持。過(guò)去由于文化差異,牧民們忌諱抽血化驗,可吳天一有辦法:穿戴上氈帽、皮襖、馬靴,地道的藏語(yǔ)一出口,牧民就親熱地拉他坐進(jìn)了帳篷。

能用嫻熟的藏語(yǔ)溝通,得益于吳天一日積月累打下的底子。早在1958年,中國醫科大學(xué)畢業(yè)的他就響應黨的號召,毅然奔赴青海支援西北建設,初到高原就開(kāi)始自學(xué)藏語(yǔ),后又長(cháng)期堅持練習。

為牧民羅松雜巴治病的事,時(shí)隔30多年,吳天一仍記憶猶新。

羅松雜巴的家在海拔4700米的青海省玉樹(shù)藏族自治州曲麻萊縣秋智鄉布甫村。當時(shí)已年過(guò)花甲的他,因患腿疾連帳篷門(mén)都邁不出。一番檢查下來(lái),吳天一確診羅松雜巴患有關(guān)節炎,給他開(kāi)了抗風(fēng)濕藥,還定下熱敷、活動(dòng)韌帶等全套治療方案。1個(gè)多月后,當田野調查團隊再次途經(jīng)此地,羅松雜巴站在帳篷外,帶上兒子、孫子一同手捧哈達,等著(zhù)獻給“馬背上的好曼巴(曼巴,藏語(yǔ)意為‘醫生’)”。

田野調查也是大型義診,具體惠及人數,吳天一沒(méi)有特意統計過(guò),“應該有上萬(wàn)名群眾”!澳谴,我和同事們騎馬已走出很遠,一回頭,羅松雜巴家的大人小孩還在朝我們揮手……”回憶至此,吳天一掏出褲兜里的手帕,擦拭著(zhù)濕潤的眼眶。

“我們沒(méi)有辜負這身白大褂,換來(lái)了藏族群眾對科研的理解支持!眳翘煲坏恼撐,寫(xiě)在雪山草原上。

一心登攀

為獲取特高海拔地區人類(lèi)生理資料,1990年,吳天一組織中日聯(lián)合醫學(xué)考察隊攀登坐落于青海省的阿尼瑪卿山。

途中,日方科研人員遭遇了明顯的高原反應,不得不中途放棄。而吳天一繼續帶領(lǐng)中方人員向上攀登,最終在5620米的特高海拔地區成功建立起高山實(shí)驗室。此次科考成果豐碩,國際高山醫學(xué)協(xié)會(huì )授予吳天一“高原醫學(xué)特殊貢獻獎”。

那些年,吳天一總在挑戰自己的身體極限。他設計了一座高低壓氧艙,是全球首個(gè)可模擬上至高空1.2萬(wàn)米、下至水下30米環(huán)境的綜合氧艙。第一次人體實(shí)驗誰(shuí)來(lái)做?“我是設計師,我進(jìn)!”實(shí)驗中,由于氣壓變化過(guò)快,吳天一右耳“嘭”的一聲,鼓膜被擊穿了。

1992年,這座國產(chǎn)高低壓綜合氧艙啟用揭牌儀式上,吳天一登臺致辭,只字未提奉獻和付出,而是即興引用了一句毛澤東詩(shī)詞:“可上九天攬月,可下五洋捉鱉,談笑凱歌還!

這首詞的最后一句是:“世上無(wú)難事,只要肯登攀!睆氖绿镆罢{查多年,在強烈的紫外線(xiàn)影響下,吳天一40多歲時(shí)雙眼就罹患白內障,后來(lái)做手術(shù)植入了人工晶體;跋涉廣袤高原,數度遭遇車(chē)禍,全身有14處骨折,右大腿里至今還裝著(zhù)鋼板……“不這么拼,怎么能攀上高原醫學(xué)的山峰?”吳天一說(shuō)。

年事漸高,吳天一前些年裝上了心臟起搏器!巴,有了它,我還要繼續跟高原病較勁,較一輩子勁!比缃,吳天一仍在登攀。

一生高原

得知自己獲得“七一勛章”,吳天一不禁想起15年前的那一天:2006年7月1日,青藏鐵路全線(xiàn)通車(chē),讓他感到無(wú)比欣慰。

作為青藏鐵路二期工程建設高原生理專(zhuān)家組組長(cháng),吳天一曾數次帶隊奔波于青藏鐵路沿線(xiàn),研究確定了一整套衛生保障措施和急救方案,推動(dòng)工程全線(xiàn)配置了17個(gè)制氧站、25個(gè)高壓氧艙。5年里,14萬(wàn)人的筑路大軍在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地區連續高強度作業(yè),沒(méi)有一人因高原病死亡,被譽(yù)為“高原醫學(xué)史上的奇跡”。

14萬(wàn)人,當時(shí)人手一本高原病防護手冊。手冊上“吳天一”的名字,猶如“生命的保護神”。

2010年4月14日,玉樹(shù)發(fā)生7.1級地震,年逾古稀的吳天一請纓帶領(lǐng)醫療隊直奔災區,奮戰了整整7天。

扎根高原、懸壺濟世,吳天一并未獨行——1958年,他和同為醫生的妻子攜手奔赴青海,這一待已是六十三載。在二老的以身作則、家風(fēng)熏陶下,女兒、外孫選擇在西寧扎下了根,一家三代四人都在高原上從醫。

今年春天,吳天一欣然應邀到青海衛生職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院講了開(kāi)學(xué)第一課。面對臺下“00后”學(xué)子們的青春面龐,這位“80后”老人堅持站著(zhù)講演。講稿是他自己寫(xiě)的,結束語(yǔ)為:“青藏人民正展開(kāi)雙臂迎接你,你的事業(yè)就在這里!

這句對孩子們的殷殷寄語(yǔ),在吳天一心頭,回響了一生。

《 人民日報 》( 2021年07月15日 04 版)

(責編:吳兆飛、閆妍)

分享讓更多人看到
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