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jd8181.com/sitemap.xml
人民網(wǎng)首頁(yè)

上海電影制片廠(chǎng)藝術(shù)委員會(huì )原副主任呂其明——

一生創(chuàng )作 且歌且行(奮斗百年路 啟航新征程·“七一勛章”獲得者)

本報記者  曹玲娟
2021年07月09日08:13 | 來(lái)源:人民網(wǎng)-人民日報
小字號

清晨起床、工作、早餐,工作、午飯、短暫午休,工作、晚餐、看新聞,工作、休息……生活如鐘表般規律,半個(gè)多世紀以來(lái),呂其明一直在堅持著(zhù)同一件事情——音樂(lè )創(chuàng )作。

作為新中國培養的第一批交響樂(lè )作曲家,著(zhù)名電影音樂(lè )作曲家,上海電影制片廠(chǎng)藝術(shù)委員會(huì )原副主任呂其明,先后為200多部(集)影視劇作曲,創(chuàng )作10余部大中型交響樂(lè )作品、300多首歌曲。從《紅旗頌》到《彈起我心愛(ài)的土琵琶》,從《誰(shuí)不說(shuō)俺家鄉好》(合作)到《微山湖》……呂其明創(chuàng )作的旋律,留在了無(wú)數人的記憶之中。

“繼承父親的遺志,把自己的一切獻給黨和祖國”

撲通、撲通、撲通……油燈下急促的心跳聲。

1945年的一天,15歲的呂其明莊嚴宣誓,立志為共產(chǎn)主義奮斗終身。

1930年5月出生的呂其明,10歲便隨父親到淮南抗日根據地加入新四軍,先后在新四軍二師抗敵劇團、七師文工團擔任團員。

呂其明入黨的那一年,他的父親呂惠生因叛徒出賣(mài)而壯烈犧牲。臨刑前,呂惠生在獄中寫(xiě)下絕命詩(shī):“忍看山河碎,愿將赤血流。煙塵開(kāi)敵后,擾攘展民猷……”這對呂其明的一生產(chǎn)生了重要的影響,“我是踏著(zhù)父親的足跡一直前行的。繼承父親的遺志,把自己的一切獻給黨和祖國,就是我的人生信條!

從一名孩童成長(cháng)為有理想有信念的革命青年,呂其明在戰火中且歌且行。

1942年春夏之交,音樂(lè )家賀綠汀從上海來(lái)到新四軍二師淮南抗日根據地,在抗敵劇團指導工作。一天晚上,賀綠汀在樹(shù)下拉琴,一曲終了,他發(fā)現了坐在不遠處聽(tīng)得入迷的呂其明。

得知呂其明只有12歲,賀綠汀笑道:“讓你父親想辦法為你買(mǎi)一把小提琴吧,你現在正是學(xué)琴的好時(shí)候!3個(gè)月后,賀綠汀去了延安,但音樂(lè )的種子已在呂其明心里深深播下。

1947年,呂其明被調入華東軍區文工團,分到了團里僅有的幾把小提琴中的一把,心里樂(lè )開(kāi)了花。后來(lái)不管部隊走到哪里,他都時(shí)刻把小提琴當寶貝一樣攜帶著(zhù)、呵護著(zhù)。

1949年11月,呂其明脫下軍裝,轉業(yè)到上海電影制片廠(chǎng),在管弦樂(lè )隊擔任小提琴演奏員。每當演奏別人的曲子時(shí),他都夢(mèng)想著(zhù)有一天自己也能作曲。1951年,呂其明調入北京電影制片廠(chǎng)新聞紀錄片組從事專(zhuān)業(yè)作曲,從此開(kāi)始了電影音樂(lè )創(chuàng )作。

1959年,調到上海電影樂(lè )團任職的呂其明,在不脫產(chǎn)的情況下到上海音樂(lè )學(xué)院學(xué)習了5年作曲,系統地完成了作曲系本科的全部專(zhuān)業(yè)課程。

“扎根于民族土壤,作品才有強大藝術(shù)生命力”

“西邊的太陽(yáng)快要落山了,微山湖上靜悄悄。彈起我心愛(ài)的土琵琶,唱起那動(dòng)人的歌謠……”這首《彈起我心愛(ài)的土琵琶》,是呂其明為電影《鐵道游擊隊》所作的插曲,至今廣為傳唱。

1956年,《鐵道游擊隊》開(kāi)拍,26歲的呂其明看過(guò)劇本后,從作曲角度提了不少想法,均被導演采納。但這首插曲怎么寫(xiě),攝制組內討論熱烈,有的說(shuō)要寫(xiě)一首抒情歌曲,有的建議寫(xiě)一首進(jìn)行曲。

呂其明提出:“我在抗日戰爭、解放戰爭中,看到過(guò)很多游擊隊員,他們都來(lái)自普通百姓。依我看,在他們口中,只有唱出具有濃郁地方風(fēng)格的歌曲,彈土琵琶,才合情合理!

呂其明堅信“生活是創(chuàng )作的源泉”。他說(shuō),自己創(chuàng )作的秘訣,就是向人民學(xué)習,向優(yōu)秀民間音樂(lè )學(xué)習。

《彈起我心愛(ài)的土琵琶》里用到了許多山東民歌的元素,這歸功于解放戰爭時(shí)期呂其明在山東度過(guò)的幾年時(shí)光!爱敃r(shí)寫(xiě)這首歌的時(shí)候,就像是打開(kāi)了一扇閘門(mén),水就噴瀉而出了!眳纹涿髡f(shuō),“沒(méi)有任何的修改,真是一氣呵成!

采風(fēng)過(guò)程中積累的大量真實(shí)體驗,在呂其明腦子里形成了內容豐富的“音樂(lè )庫”。他說(shuō):“扎根于民族土壤,作品才有強大藝術(shù)生命力,才能得到廣大人民的喜愛(ài)!

1965年,上海街頭車(chē)水馬龍;臨街小房間里,呂其明伏案疾書(shū)。他接受了為第六屆“上海之春”音樂(lè )會(huì )創(chuàng )作序曲的任務(wù)。這是中國第一部以歌頌紅旗為主題的器樂(lè )作品。這一年,他35歲。

領(lǐng)到這個(gè)光榮任務(wù)后,呂其明感到責任重大。長(cháng)期在戰爭中的生活經(jīng)歷,以及在紅旗下的成長(cháng)經(jīng)歷,一幕幕畫(huà)面躍入腦海:燃燒著(zhù)的村莊,硝煙彌漫的戰場(chǎng),奮勇殺敵的戰士,血染的戰斗紅旗和天安門(mén)的勝利紅旗……回首往昔,呂其明熱淚盈眶,樂(lè )思泉涌。7天后,《紅旗頌》創(chuàng )作完成。

《紅旗頌》以音樂(lè )的語(yǔ)言,深情描繪了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(shí)第一面五星紅旗冉冉升起的情景。呂其明說(shuō),“我所有的作品中,都融入了我對黨、對祖國、對人民的熱愛(ài)。只有這樣的作品,與聽(tīng)眾的情感有了交匯點(diǎn),產(chǎn)生了共鳴,才能聽(tīng)得懂、傳得開(kāi)、留得下!

在1965年第六屆“上海之春”音樂(lè )節開(kāi)幕式上,《紅旗頌》由上海交響樂(lè )團、上海電影樂(lè )團、上海管樂(lè )團聯(lián)合首演,迅速傳遍全國。此后的半個(gè)多世紀里,這曲激昂、磅礴、深情的音樂(lè ),刻進(jìn)幾代中國人的記憶里。

“我一生就做了一件事,就是用創(chuàng )作踐行入黨誓言”

多年前,南京雨花臺烈士紀念館請呂其明為紀念館譜曲。呂其明很快應承下來(lái),并與館方約定不收取分文報酬。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是烈士的后代,為烈士紀念館創(chuàng )作背景音樂(lè ),義不容辭!备赣H呂惠生就長(cháng)臥雨花臺,呂其明將自己的感情傾注在這部作品中,每天五六點(diǎn)鐘即伏案創(chuàng )作。半年后,一部深沉、委婉、令人思緒萬(wàn)千的《雨花祭》誕生了。之后,他又創(chuàng )作了《龍華祭》,獻給為解放上海而捐軀的烈士們。

在呂其明心中,“搞藝術(shù)是需要奉獻精神的!”這些年來(lái),他的代表作《紅旗頌》在許多重要場(chǎng)合演奏,有人建議他收取版權費,呂其明卻一直不同意。

2007年前后,年逾古稀的呂其明決定寫(xiě)一部新的交響組曲——《使命》(合作),在音樂(lè )舞臺上謳歌黨的偉大歷史征程。經(jīng)過(guò)4年的創(chuàng )作,作品終于醞釀成熟,并在黨的十八大召開(kāi)之際推出。

藝無(wú)止境,呂其明始終覺(jué)得1965年自己在創(chuàng )作《紅旗頌》的時(shí)候“功力尚淺”。一直以來(lái),他都在反復推敲、修訂這部作品,終于在2019年定稿,獻給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。

2020年,廣大醫務(wù)人員奮戰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(xiàn)的事跡,讓呂其明深受感動(dòng)。他以電影《白求恩大夫》原創(chuàng )音樂(lè )為素材,傾力創(chuàng )作單樂(lè )章隨想曲《白求恩在晉察冀》,作為慶祝中國共產(chǎn)黨成立100周年的獻禮作品。

呂其明一生都在用音樂(lè )傾訴對“紅旗”的摯愛(ài);叵肫甬斈暝谟蜔粝孪螯h宣誓,呂其明說(shuō):“我現在91歲,我一生就做了一件事,就是用創(chuàng )作踐行入黨誓言!

《 人民日報 》( 2021年07月09日 07 版)

(責編:宋美琪、閆妍)

分享讓更多人看到
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