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jd8181.com/sitemap.xml
人民網(wǎng)首頁(yè)

陜西省定邊縣定邊街道十里沙村黨總支原書(shū)記石光銀——

誓將沙漠變綠洲(奮斗百年路 啟航新征程·“七一勛章”獲得者)

本報記者  龔仕建
2021年07月08日08:17 | 來(lái)源:人民網(wǎng)-人民日報
小字號

石光銀(左)和孫子石健陽(yáng)在狼窩沙生態(tài)治理區修剪樹(shù)木。
  本報記者 龔仕建攝

6月的陜北大地,林木蔥蘢。

陜西省榆林市定邊縣的狼窩沙生態(tài)治理區里,69歲的陜西省定邊縣定邊街道十里沙村黨總支原書(shū)記、陜西石光銀治沙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(cháng)石光銀,正手握斧子,為樹(shù)木修剪枝杈。一旁,他“90后”的孫子石健陽(yáng)拿起3米長(cháng)的高枝鏟,用力一鏟,把多余的枝杈鏟下來(lái)。

“歇會(huì )兒吧,老石!”有人沖石光銀喊了一聲。在修剪樹(shù)木的幾名村民很快聚攏過(guò)來(lái),沙梁間,樹(shù)蔭下,拉開(kāi)了林木規劃、樹(shù)種改良的話(huà)題。

40多年來(lái),石光銀帶領(lǐng)鄉親們治沙造林,在毛烏素沙漠南緣營(yíng)造一條長(cháng)百余里的綠色長(cháng)城,徹底改變了“沙進(jìn)人退”的惡劣環(huán)境。他將治沙與致富相結合,創(chuàng )造“公司+農戶(hù)+基地”的新模式,幫助沙區群眾脫貧致富。

“惡沙不治,窮根不拔,我就枉活一世”

1952年2月,石光銀出生在定邊縣毛烏素沙漠南緣的一個(gè)小村莊。

“一年一場(chǎng)風(fēng),從春刮到冬,地炕爛草棚,四季冒黃風(fēng),糠菜填肚皮,十戶(hù)九家窮!碑敃r(shí)的一首民謠,道盡了風(fēng)沙肆虐之下,當地群眾惡劣的生產(chǎn)環(huán)境和貧苦的生活狀態(tài)。

“小時(shí)候,有一次,我和小伙伴外出放羊,一場(chǎng)沙塵暴把我們刮跑了。父親出門(mén)找了3天,才把我找回家。小伙伴卻再也沒(méi)了蹤影!笔忏y回憶,那些年,風(fēng)沙掩埋了莊稼,攆著(zhù)他們舉家搬遷了9次。從那時(shí)起,他便立下了治沙的志向。

1968年,石光銀當選定邊縣海子梁公社圪塔套村小隊長(cháng)后,帶領(lǐng)群眾苦戰3年,在不毛之地種活了樹(shù)林!笆讘鸶娼,打破了鄉親們‘沙窩里栽不活樹(shù)’的觀(guān)念!笔忏y說(shuō)。

1984年,乘著(zhù)改革開(kāi)放的春風(fēng),石光銀成立了一家治沙公司——新興林牧場(chǎng),承包治理3000多畝荒沙。

“我叫石光銀,成立了一個(gè)荒沙治理公司,要治理狼窩沙,F榜告四方父老,凡有人愿意與我一起治理狼窩沙的,一概歡迎……”在石光銀治沙展館,一張落款日期為1985年6月5日的“招賢榜”十分醒目。

招賢榜貼出后,不少鄉親主動(dòng)加入治沙隊伍!安恢紊尘蜎](méi)出路!备忏y一起治沙的楊樹(shù)華深有感觸,“一場(chǎng)風(fēng)沙能把種在地里的莊稼全部掩埋,吃飯都成問(wèn)題!

只是,在寸草不生的沙漠里種樹(shù)種草,談何容易。為籌措樹(shù)苗款,石光銀把家里養的84只羊和一頭騾子攏在一起,趕到集市上賣(mài)。當時(shí),妻子拽著(zhù)他的衣角不松手,石光銀罕見(jiàn)地發(fā)了脾氣:“惡沙不治,窮根不拔,我就枉活一世!”

就這樣,石光銀帶領(lǐng)鄉親們一頭扎進(jìn)了海子梁荒沙面積最大的區域之一——狼窩沙。

“不能只顧自己,要帶著(zhù)群眾一起干”

行走在狼窩沙林區,當年種下的小白楊,如今已長(cháng)成十幾米高的大樹(shù)。郁郁蔥蔥的樹(shù)林里,不時(shí)可見(jiàn)狐貍、鳥(niǎo)雀等。面對面坐在地上,石光銀向記者講起了治沙的艱難歷程。

1986年,一戰狼窩沙,失利;1987年,二戰狼窩沙,又碰了一鼻子灰。此時(shí),有人想要離開(kāi)治沙隊伍,有人上門(mén)索要樹(shù)苗款,更多的人開(kāi)始質(zhì)疑。

“光銀啊,鄉親們可全都看著(zhù)呢,咱不能半途而廢!边@一回,輪到妻子給石光銀打氣鼓勁了。定邊縣林業(yè)局的技術(shù)人員也送來(lái)建議:沙地栽樹(shù),光憑熱情不行,還要學(xué)會(huì )運用技術(shù)。

1988年春天,石光銀帶領(lǐng)鄉親們,用驢車(chē)拉著(zhù)樹(shù)苗和10多萬(wàn)公斤沙蒿、沙柳,再次開(kāi)進(jìn)狼窩沙。

跟前兩次不同,這回,石光銀用的是新學(xué)來(lái)的“障蔽治沙法”:在迎風(fēng)坡畫(huà)格子搭設沙障,使沙丘不流動(dòng);在沙障間播撒沙蒿、栽植沙柳固定流沙;然后種下楊樹(shù)苗……他們在6000畝沙地上搭設了總長(cháng)度達800余公里的沙障。

“那些日子,我們拿著(zhù)鐵鍬、背著(zhù)樹(shù)種、帶著(zhù)干糧,走到哪,就干到哪睡在哪。住的是柳條和塑料布搭起的帳篷,吃的是又干又硬的餅子!被貞浲,石光銀目光如炬,“有人說(shuō)我傻,自討苦吃。我覺(jué)得,作為黨員,不能只顧自己,要帶著(zhù)群眾一起干。群眾吃夠了風(fēng)沙苦,我們就得想盡辦法把沙子治住!

過(guò)了些時(shí)日,新栽的樹(shù)枝上長(cháng)出了鼓鼓的嫩芽!皹(shù)苗成活了!”石光銀說(shuō),“這給鄉親們帶來(lái)了希望,大家認識到,只要有決心、有恒心、有科學(xué)方法,就一定能治住沙!

石光銀帶領(lǐng)鄉親們付出的心血終于得到回報,三戰狼窩沙,5.8萬(wàn)畝沙地造林成活率達90%以上。不僅如此,他后續承包的25萬(wàn)畝荒沙、堿灘也得到了有效治理。

“要把治沙造林事業(yè)一代一代傳下去”

每次來(lái)狼窩沙,石光銀都要叮囑護林員及時(shí)修剪林木!斑@些樹(shù)木就像是我的孩子,看著(zhù)它們一天天長(cháng)大,我就安心了!贝┻^(guò)一片樟子松林,回想起這批樹(shù)木栽種的情景,石光銀眼含熱淚。

那是2008年的植樹(shù)節,石光銀的兒子從外地調運樹(shù)苗返回途中,不幸遭遇車(chē)禍身亡。強忍著(zhù)巨大悲痛,在兒子安葬后的第三天,石光銀又奔赴治沙造林第一線(xiàn)。

“生命不息,治沙不止。我雖然沒(méi)了兒子,但還有孫子,要把治沙造林事業(yè)一代一代傳下去!笔忏y說(shuō)。

石健陽(yáng)從記事起就看著(zhù)爺爺治沙,讀大學(xué)時(shí)選擇了林業(yè)專(zhuān)業(yè)。如今,他回到定邊,與技術(shù)團隊一起開(kāi)展林下經(jīng)濟科研活動(dòng)!盃敔斠恢笔俏倚闹械陌駱!笔£(yáng)說(shuō),“我要發(fā)揮專(zhuān)業(yè)特長(cháng),研究適宜沙地生長(cháng)的經(jīng)濟作物,再帶動(dòng)瓜果蔬菜的種植,形成生態(tài)效益和經(jīng)濟效益的雙豐收!

不僅治沙,還要致富。近年來(lái),通過(guò)成立聯(lián)合黨支部,采取“公司+農戶(hù)+基地”的發(fā)展模式,石光銀聯(lián)合1000多戶(hù)農戶(hù),先后辦起了千畝樟子松育苗基地、千畝辣椒種植基地、百頭肉牛示范牧場(chǎng)、3000噸安全飼料加工廠(chǎng)等經(jīng)濟實(shí)體,幫助鄉親們年人均收入過(guò)萬(wàn)元。

走進(jìn)定邊縣十里沙村,道路兩旁的蔬菜大棚里生機盎然。村民崔浩正在自家大棚里忙活,他說(shuō):“再有半個(gè)月,辣椒就上市了,不愁銷(xiāo)路,去年收入超過(guò)6萬(wàn)元!如果沒(méi)有石光銀帶著(zhù)鄉親們治沙,哪有現在這樣的好日子!”

“在老石的幫助下,我們走上了壯大村集體經(jīng)濟、共同致富的路子。僅322座蔬菜大棚,去年就為農戶(hù)增收480多萬(wàn)元!笔锷炒妩h支部副書(shū)記蔣杰說(shuō)。

“立下愚公移山志,誓將沙漠變綠洲!痹谟芰质形瘯(shū)記、市長(cháng)李春臨看來(lái),正是以石光銀為代表的一大批治沙造林人的艱苦奮斗,讓定邊縣毛烏素風(fēng)沙草灘區變成了“塞上糧倉”。

“我會(huì )當好守林人,守護爺爺、父親兩代人的成果,把生態(tài)優(yōu)先、綠色發(fā)展的理念傳承下去,讓‘沙漠綠洲’成為鄉親們持續增收的‘金山銀山’!笔£(yáng)說(shuō)。

《 人民日報 》( 2021年07月08日 06 版)

(責編:宋美琪、閆妍)

分享讓更多人看到

返回頂部